Wealth Without Money/zh cn

From RepRapWiki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 Main.AdrianBowyer - 24 Feb 2006

跟钱没关的财富

巴斯快速原型复制项目-背景介绍

这是一个高150mm的商业快速原型机。它的低熔点合金沉积头是用金属导体混合注模制造的,他展示了一种全新的快速自我复制的过程。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到,“无产阶级指的是当代工资劳动阶级,他们生产的产品并不归他们所有,廉价出卖掉自己的劳动力只是为了生存的人们。” 这个对当时社会问题的“诊断”本质上是对的; 这里的问题就是老生常谈的生产资料所有制的问题,人们可以很容易的利用手里已有的资源获得更多的资源,对于手里没有资源的人就得想尽方法努力去积攒资源,而实际上大部分人根本没机会积攒资源。对此马克思主义有说到,要想解决这一问题,那么无产阶级就得革命,通过革命的方式夺来生产资料,此乃是人类史上空前绝后最烂的主意。这主意会制造大量死亡,在近一百年里这个主意弄死的人比纳粹主义弄死的人还多。所以马克思主义者想出的这个“药方”并不像它的“诊断”那么正确 。所以它的预期也就不对,革命没有像它开始预期的首先发生在工业化最先进的国家(英国),相反,实际上马克思主义的革命趋向于发生在从农业化到工业化过度的国家中。

所以马克思只说对三分之一,没说对多少。 不过我们要继承他说对的部分(关于“诊断”的部分),继续往下读。

在二十世纪中期 冯-诺依曼 提出一个通用结构 一种可以自我复制的机械结构。 从此许多人都开始实现他的观点,有的在软件仿真方面实现, 有的在 物理实物方面实现。 而在物理实现方面,当下所有的系统结构都需要一堆非常繁杂的基础材料。而写这篇简短的文章的目的就是要你知道,在这里正从事一种直写快速原型技术的开发,这个技术也许不是最重要部分,但也是比其他大部分合起来都应值得重视的。这个开发最终将实现一个可以自我复制的直写快速原型机器。我敢说这是我们已有无数冯-诺依曼通用结构中第一个有点用处的版本。 这里的“有点用处”我是指它的确可做些我们想要的东西出来。当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时,或者要开始争论为啥这个自我复制是那么重要呢,在此,不如先让我准确的描述一下这个“自我复制”,我指的这个“自我复制”的快速原型机器是可以制造它自己身上大部分的部件,但除了:

BackgroundPage-self-tap.jpg
自攻钢螺丝,
BackgroundPage-bush.jpg
黄铜轴衬,
BackgroundPage-silicone.jpg
润滑膏,
BackgroundPage-pic.jpg
标准电子芯片,比如 微控制器 和 光学传感器,
BackgroundPage-power-supply.jpg
标准的变压器, 和
BackgroundPage-stepper.jpg
步进电机.


(以上列出的东西暂且不考虑他们的自我复制实现,直接拿来使用,这是目前可接受又可行的尝试方式...)注意这里就暗示了这得是一台由电气绝缘材料和导体组成的具有制造三维物体能力的机器, 就像上面那张沉积头的图片(没显示出来)。在制造出自己身上的部件后,我们用这些可以用来组装的部件和上面列出的标准部件来组装新的机器,然后再拷贝母机微控制器里的程序给新组装好的子机。 最开始冯-诺依曼的通用结构是一个可以像细胞或者水仙花一样自我复制并自我组装的机器。我们的机器只打算实现自我复制,并不实现自我组装。不过大自然也是存在四种模式啊:比如,不能自我复制和组装的岩石;可以自我复制,却不能组装起来的细菌;可以自己组装但不又能自我复制的蛋白质;以及最终的具备自复制自组装能力的,就像你我的身体。而你我又都是手脚灵活的,可以组装我们想要的东西(即使有时候我们也会头疼那些组装式家具),因此第二种模式(自我复制,但不能自我组装)便是我们最经济与实际的选择。 那么关于这篇文章就是在说怎么弄出个跟细菌一样可以自我复制的、有用的、(也许会跟一座桥一样大)东西...

这里还有些东西也许一开始不是必须的,但是如果可以实现,那么也将是很有用处的,比如用能自我复制的机器利用自制出合适的部件来拓展自己的移动轴,并自己进行校正(可能是利用一个精确的参考物,或者一种模式的标准尺寸)来改变自身,这样通过校正就可以使子机造出来的东西的精确度和母机一样了。

这样的自我复制快速原型机器将会表现出以下三个最重要的特征:

  • 1. 现有的这样的机器的数量和他们制造出的财富都将以指数方式增长,
  • 2. 这样的机器适用进化的规律,不再是大自然的选择,而是人类的选择,
  • 3. 最后机器将最小化对工业大批量制造模式的依赖,从而创造出更具创造力的财富。

让我们来更详细的阐明一下这三个特征。

首先,指数增长:很明显,所有当下的工程制造生产出的物品都是以算术累进来增长的。虽然有时候这样确实很快;不过我们来假设一个注塑成型机制造一些塑料梳子,一小时可以制造10000把,而一个自复制原型机器一天能复制出一个自己来,捎带再造一把梳子出来,当然我们得给它提供足够的空间,那么仅仅18天自复制原型机造的梳子数就超过了注塑成型机造的。自复制原型机以指数级的自我复制,当然他们制造的物品也是指数增长的。没有别的技术,能像自复制这样,而且指数增长也是算术上最快的增长方式(那怪所有大自然的有机体都是这样进行增长)。如果一天可以自复制出一台,那么在一个月后这个星球上的每个男人,女人,孩子都将可拥有一台。当然,原材料是一个瓶颈...

第二,进化:机器有能力复制自己,他自己的CAD设计也就跟它一起继承下来,可以是以可拷贝的CD方式存在。人们可以只是让机器自复制,或者他们可以改进设计(也可以是程序),然后让他们现有的母机制造出新的,更好的,子机来代替原来旧的。我们就是这么从狼那里搞出的拉普拉多狗。如此以来机器就得到了改进;而好的改进将会被选择,占据主要地位而,而其他的慢慢就边缘了或者消失了。这基本上就跟达尔文的进化论是一样的,但是有一点不同:大自然中,突变是随机的,这里只有很少一部分突变是有益的;;但是自复制原型机,每一个改进都是人们深思熟虑的。这就意味着进化的速度将会是很快的,至少在开始是这样。 同时我们也不用一开始就把东西设计的很完美,只要它能自复制并且还能造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我们就具备了进化的可能,并可利用进化的规律来使更好的设计迅速浮现出来。 一开始设计中从外部拿来的部件,也有可能在逐渐的进化过程中,变成可以自己内部制造的部件。 最终我们发现一个不完美的机器任然可以造出一个最新最好的机器。

第三,工业化生产最小依赖:不管第一台机器造出来要花费多少,第二台的价格只会是它的材料费和组装费。以后皆是。一个公司(或是个人)只要获得了一台便可制造出无数台。这也将使快速原型的开发变成一种生产技术。同时也意味着中等收入的人们可以拥有它,并分享给朋友们它的复制品。朋友们就将可以通过从网上下载相应的设计文件,自己给自己造个长笛啊,新的数码相机啊,或者就是一把新梳子。一些设计是免费的,一些设计也可以出售。工业生产是为大量单一的生产存在的,同时还受限制于一种市场力量,这是一种为了追求低成本从而放弃产品创新的趋势力,同时反过来也为标准化大量的生产提供了可能。(还有一些策略比如喷墨打印机里的墨盒,通过唯一的设计保护与内部芯片的计数(防止再填充),从而可以人为的抬高价格,而这对自复制原型机来说不管用,它可以重新设计机器,绕开这些限制)除此,这里也有一些其他材料制造的方式,比如用聚合物中的聚乳酸就是生物量发酵产生的。假如这样可行,那么一个人在几十平方米的地里种上淀粉类得农作物(比如玉米吧)那么此人就可以制造出自己的聚合物(机器当然还可以在此用来提供发酵罐)那机器就不光是自我复制了,连自我复制所需的原材料都可以自己生产。另外,它甚至会把CO2从大气中取出锁入塑料物品里,虽然聚乳酸还是可以生物降解的。

- - o - -

我没必要为我坏的吸尘器买个备用件,我可以从网上下个设计文件然后做出来,要不就直接做出个新的。我不再需要一个商店或者是从网上订购仓库获得这些东西了。我只需要在大超市购买东西时顺便买上一些标准件和材料。

自复制快速原型机将使人们可以制造许多他们想要的东西,包括正在制造的机器本身。这是第一个可以让我们既拥有财富同时又摆脱工业生产束缚的技术。

当人们在自己的阁楼都有一个财富机器时,他们会突发奇想造些东西,其中大部分想法将变成废物。另外可能还有一种趋势,东西没必要造的很耐用,当它们坏掉了,人们将再造一个。如果真是这样,那时我们就会发现,我们都会站在一堆齐膝高的坏的不想要的产品中,而这将需要一个有效的循环使其变回原材料。 我本来想到,连同原材料的生产和分配,这个循环将是一个很大的商业机会。但后来我意识到 如果能让机器自己吃了没用的材料,那么自身就成为了一个小循环。

- - o - -


所以利用自复制快速原型机,人们将缓和的引发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变革。不会像革命那样带来混乱和灾难,也不会像工业生产那样带来剥削和痛苦。因此我已决定管这种方式称为达尔文马克思主义...

Adrian Bowyer 2 February 2004; updated: 21 June 2005, 1 December 2005, 24 February 2006, 18 March 2007